挖坑能手许则灵

这里是个总圈名为幽灵的怕鬼渣渣。
喜好交友,好相处,请多搭理我谢谢!
所有技能皆为半吊子。
每天都在想法挖坑(而且特别喜欢),没有树种的那种。
写文嘛,重在参与ヽ(゚∀゚)ノ
混的圈子极多,但皆为半吊子。
雷的CP不多。杂食性,所以不吃的CP有自己的原则不吃。
用摩擦起电发爱(?)

广吃福(突然恶搞)

拿旧梗混更的人(混吃等死)

————————

有个叫中国的公寓,住着23个人(香港和澳门到底该怎么算。)

。。。。。

有天

公寓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玩手机。
“humm。。。hhhhhh。。哇~。。。咦!?”其中一个人看着手机突然惊吓
“呐呐呐,广,你看你看,有人说你什么都吃!”
“?嗯,我看看。哦。对啊,没错啊”
“那那那,屎你吃嘛!”
“..........”
广东脸黑并向福建扔出锅碗瓢盆勺叉筷子

咳咳咳,你俩拿错剧本了!咔!咔!

有天。

“唉唉唉,广,给我发个红包,我要抽xx老婆”
“......哦”
“叮铃——”
“哎啊。你多发点嘛。又不是不还你”
瞄了一眼“。。。em。广东人爱吃福建人。。”划着手机。
并没注意人家在看手机于是打了个寒颤“?啊??大大大大哥,大哥,有事好商量,我不好吃别吃我,我我不管你要钱还不行嘛~”
“噗。”于是某广轻笑出了声

原本的剧本到底想干嘛来着。你俩重来
“...........”“..........啧”
就就就就最后一次,不脱离主线随意发挥随意发挥哈哈。(汗)

有天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hhhhh。。。啧啧啧。。哇!。。嗯?”
“唉唉唉,广,你看你看,有人说你什么都吃!”
“?嗯,我看看。。。嗯。大概是”
“emmmm然后还有人列出了咱们好不好吃。。。!!!”
“哦?你原来是海味啊,我还不知道呢。要不要。。。”
于是福建被压倒
于是广东在福建耳边低语
“吃吃看呢?嗯?”
“咦!!别!不要!你把手拿走!把手撒开,别碰那!!!”

第二天
“嗯?福建呢?”
“啊,他有点不舒服,在房间”
“哦哦,看来今天要把那里设有雨了。”

终于找到特别关注的人开心到飞起

我为什么想看安金死对头

 
是最近一个脑洞系列的片段,大概会是童谣的意味(别瞎说,你又不会写)
会写下去。的吧????
没有打草稿的产物,人物ooc了,之后会重写

狐狸因为是金色所以名叫金狐,但什么品种它自己也说不清楚

狐狸的天敌是乌鸦
而不知从何而起总有只乌鸦会跟着金狐
金狐搬到哪乌鸦在哪据点

然后有天金狐抬头喊了树上的乌鸦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安”
“安???那你叫安鸦喽??”
“......”
“随便了,话说,你怎么总跟着我啊??!”
“......”
“啧,啊啊啊算了算了,去觅食了。”

然后就这样到了金狐该去交配生子的时节
雌狐因窝点被发现抓走了,至于为什么不是金狐,大概是因为安鸦抢了它捕捉到的食物所以耽误了时间

留下了一个儿子

安鸦也有了个女儿

之后两个动物可能是因为天性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在互相争

两个孩子长大了,离开了

两个动物也老了

“呐,是因为天性的原因吗”
“........”
“快死了吧”
“真毒”
“哈哈哈哈,嘛,咱俩也闹了一辈子了,是时候了啊。”
“.......”
“呐,夕阳真好看啊。。”
“........”

乌鸦转了头看向渐渐闭上眼睛的狐狸

“真傻”

抬起沉重的羽翼飞向狐狸身边

“以前也是这样的吧,没能好好顾虑你的感受”
“一脸白痴样,到底哪一点让人觉得你耀眼的呢”
“......”
“下辈子,如果还能见面的话,会好好跟你说清楚的。。吧”

乌鸦窝在狐狸团成一团的身体中间,脑袋搁在狐狸的脸庞边

夕阳暖黄的光倾洒在身上,乌鸦看起来有些泛白

两点微光从两只动物身上浮起

类似于框架的东西里浮现出了一点头发的痕迹

——————————

实不相瞒,又是个坑
(瘫痪)

【金中心/主幻金】论我家主人切开是黑的该怎么办(序章)

又名:为什么即使是这样情敌还是那么多

此系列大概会以紫堂幻的视角为故事叙述方向
私设    ooc     文笔渣  大概四格漫画那样的感觉吧?
魔幻异世界向     欢乐逗比?

是个新脑洞没错
——————————————

大家好!我叫紫堂幻!
是兽族紫堂世家现任家主的儿子。因为元力太微弱基础魔法也是比其他兽还要晚学会,以至于被其他分支嘲笑鄙视,不过我坚信只要去努力就会变强的。
抱着这样的兽生信条,朝着哥哥那样伟大的方向背井离乡去磨炼自己。


而维持着这样生活的我在成年后的某天,被什么人召唤了。


是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如果是男性,可能我将失去自由或性命。
如果对方是个萌妹子并跟我签订契约,那么我将会守护对方不离不弃,直至对方死亡。
嗯???你说人兽是不会有结果的。你在想什么啊,只是身为对方召唤出来的召唤兽,如果签订了契约就要对对方负责的,除非对方死亡了,主方让契约失效或是召唤兽死了才会自由的。最后一个是我最怕的所以我一点也不会希望召唤我的人是汉子。


而且只有小部分兽族的寿命会很长的,比如我们紫堂世家就是这少数中的一员,寿命能相媲美的是植物,龙啊,魔女啊,或是人类里元力高强的人等等。


不过,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怎么可能被我遇到呢啊哈哈~


是的。这是我当时被传送的那几秒之内想的,没有现在说的这么详细就对了。大概意思是那样。如果那时候没立这么多flag就好了。


我第一眼真的以为他是个妹子来着,因为长得真的很好看啊啊啊啊。嗯?你问他谁?哦。他是金。召唤我的人,也是我的主人。

当时看到他的时候我就在想。嗯,不是汉子就好,其他都没问题,然后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说他叫金,性别男,种族是魔女。

嗯嗯,性别男种族魔女啊~.......白痴才会在这种时候冷静吧!是男的唉!还是个魔女唉!前两个解除契约的方法不就行不通了吗!混蛋!!!


契约签订其实有一定步骤,但不知为何这家伙画的是“召唤出来的必定契约”的那种一看就是氪金大佬既视感的魔法阵。

正因为是个男性所以我在跟金刚认识的这一周里每时每刻不在提防着他。也正因为这样我见识到了我家主人“切开是黑的”的样子。


浑身散发着黑暗气息,原本用来帮忙做家务的矢量箭头也变得尖锐起来。


衣领被勾起,一条缠在我的脖子上,眼前银白发的“金”一步一步像我走来,窒息感和恐惧感让我不敢呼吸和挣扎直冒虚汗。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金”凑在我的耳边说了句话,便消失了,我被放了下来,金也渐渐变回原来的样子。


虽然那之后依旧提防不过不是对于因为是男性召唤者所以要保有危机意识的情况,而是对于为了不让金出现负面情绪让那位异常恐怖的“金”出现的心惊胆战生活情况。


于是,在我“小心谨慎”的与金生活的时间线开始,展开这一系列的故事。


啊!差点忘了说,那个金说的话是:如果因为你做了什么导致我无法好好休息就宰了你。这样的。


——————————————


设定


紫堂幻(17)


兽族成年换算成人类寿命为16,也就是说是在紫堂幻成年后隔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某天被金召唤的


本体什么类型的兽族未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陪同金外出时化身成一副眼镜(是原作紫堂幻的同款眼镜,无镜片)


平常在家会是人形帮金的忙


金(魔女)


是个外表15岁,实际几百岁的可爱天使(?)


并不单纯,但依旧富有童心(真好)


是个护犊子(划)护家人朋友的魔女族


实际实力未知,不过依不愿透露样貌的秋女士表示,金发起飙来连另一个金都怕。


笑面虎?腹黑小天使?


因姐姐离开家的100年实在无聊于是画了个魔法阵。
依“金”说,当时没有特殊条件,只是说随便召唤一个陪他就好,不过召唤出来的这个很疏远金,让他有些自责是不是因为擅自召唤剥夺了对方自由导致对方很生气什么的,于是在每天半夜金心里无比自责到甚至让“金”睡不了觉,然后终于爆发“温馨提示”紫堂幻后,又变回了自然醒,可喜可贺。


其他人物暂定。

——————————
是序章
我jio的不会有人想继续看所以随心情更了欧耶


【金中心】尘封的伤痛(1)

——又名【救赎?赎罪?】
我也不知道这个又标题到底要写什么。
真·幼儿园文笔,所以文会大批量出现半纲体(指文没有太太们的精致)
各个人称视角变换无提示注意
ooc注意
有些与原著不符的设定。一律沦为私设
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不应该扔这么大个核弹,所以打算自己写写
眯眯眼·微苏·金注意

——————————————————

脑袋像被人狠狠砸了一样。。

有着阳光般头发的少年微皱了皱眉头缓缓睁开眼,朦胧混沌的视线渐渐清晰,眼前是干净无暇的纯白空间

并不刺眼。。所以这是。。唔。。

还未搞清现状,少年的头开始剧烈的阵痛起来。

唔。啊啊啊。。!!!

刺痛如波涛汹涌涌入脑海唤醒暂时被遗忘在深处的记忆

。。。。。。。。

“凹凸大赛参赛者金~祝贺你获得大赛第一~我们会打扫这里,把垃圾清理出去~所以请你回到大厅休息吧~片刻会带你去见丹尼尔大人~”耳边是裁判球俏皮愉悦的机械音,可金无暇顾及。

少年的眼瞳因受到惊吓而微缩,眼里蓄满了泪水却一直没有流下去。

所以。。。格瑞?唉?唉???

事情发生的很快。
格瑞在与其他参赛者战斗结束后,缓缓走向他让金藏起来的地方。而金看到格瑞回来准备跑过去迎接式扑向他。格瑞突然大吼一声别过来,金被吼的一震,“唉?格。格瑞。怎。怎么了?”。。。沉默。。“金。”“嗯嗯嗯?怎么了格瑞???”“金。。。”“呜哇,格瑞到底怎么了嘛!”。。。看着格瑞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满脸疑惑。

金还没有反应过来。吗? 嘛。算了。

“金。。只剩咱们两个了。”“额嗯然后呐?”金看着眼前满身是血的人。有时候。直觉。真的很可怕。金大概猜到了格瑞会干什么,但他想当做不知道,毕竟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嘛。

只要他活着就好了。

格瑞缓缓举起泛着绿色微光的烈斩。

?嗯烈斩不是冲着我这头?。。嗯?等一下?这个姿势??!!“格瑞!”。有着月光的银灰发色少年露出了他珍贵的浅浅微笑。“再见了金。好好活下去。”“不要!!!”“噗——”

不知是强大的计算能力还是凑巧,金被格瑞吼住时正好是金反应过来也赶不上的距离

鲜血顺着刀片急速喷涌,而刀刃主人的身体有些轻微变为数据码状

金瘫坐在原地。身体发抖。像被人抛弃的小狗一样。

。。。。。。。

那这里。
应该就是迎见创世神的地方了吧。

“啊啦啊啦~这个就是今年的获胜者吗?我看看我看看~原来是想让自己家的星球不被劳役束缚这样的吗~”不是疑问句。金抬起眼睛看向。。嗯。神

类似于人类手指的光划动着数据光屏,能隐约看出创世神可能挑了挑眉。

嗯。。我记得这个是天空和海洋交界一般蔚蓝双瞳的。来着?这死灰一样的是什么啦。真讨厌。凹凸大赛玩的应该很开心才对吧mu

金望着这个神。好像有点郁闷?生气?不明白。

嘛,本来造出这一家就是因为人类世界的天空和海很好看嘛,搭上金发简直好看死了。死灰了什么的过分muuuu。实现他的愿望是不是就好了哇。神这样想着。

“获胜者金,所以。是实现登格鲁星球不被劳役束缚对吗~”。。又是肯定句。“不。。。”“唉?”“不。。我。。我想让他们复活。活下来。”

眼前这个人死灰的眼睛有了丝坚定。。但。

“规矩就是规矩。不是可以就能必须哦”这样啊。。“啊!不过~”看着眼前这个人眼睛有点微光,嗯~看来这样有效。。如果。。

“如果你让他们重回‘幸福’,我就破例复活他们。。”“怎么做。”没想到这么急切吗

“嘛,会让你魂穿去到emmmm类似这里的平行世界,怎么做会给在你魂穿后的人物记忆里添加的,啊,顺便,buff也要有的”

神发出了一团柔光

“毕竟复活人也不能白送,总得有点难度才好玩吧?你来这的时候应该脑袋很疼吧,所以就让你当个眯眯眼好了,放心,不会一辈子的”毕竟。治愈的事物,谁不想多看看呢

脑袋疼和眯眯眼有什么关联的吗。。金无奈。身体被柔光笼罩,很舒服。

“啊这种眯眯眼对生活没有影响的不过想睁开眼就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了。那么,去吧,期待这次『救赎』。。”你的成长。不是那个被大家保护的傻小子了

后面那句不知金听没听到不过无所谓了~

金的确没听到,因为身体的失重和眩晕让他想吐,胃里并没有东西所以只是干呕

灵魂好像被抽离了,那。大家。等我。

。。。。。。。。。。。。

眼皮微颤,手指微动

“医生医生!我弟弟!我弟弟他动了!”耳边好像是姐姐的声音?她怎么哭了?唔。应该是创世神的记忆吧,听这样子估计也不能动,先缓一缓整理一下情况。

嗯原主金是个面瘫腹黑隐藏小恶魔?类型的?呜哇。姐姐离开的情况和我蛮像嘛,嗯,格瑞是青梅。。。??小星星?啊??然后有一天突然开始对原主特别冷???然后也变得不联系了???。。哦,受这么重的伤是因为几个月前精神崩溃??跑到大马路被急速行驶的车??撞飞??天啊。。竟然能活下来。骨骼清奇???然后姐姐就坐飞机撇下一堆事务回来照顾自己。啧,给姐姐添麻烦了。。

“嗯。。没什么大碍,应该是要醒过来了,醒了之后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请家属放心。”“非常感谢”窸窸窣窣的声音,开门声,关门声

“太好了,金,太好了”女子声音颤抖。感受到手被人握住,有些湿润的触感。姐姐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手指本能的再一次微动,仿佛是为了响应和少年有七八分相像的女子的期待和平复情绪

。。。。。。。。。。。

月光撒在床单上,没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床上因为月光头发而有些柔和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

大概是许久不见光即使是月光也让少年有些眼睛疼。。。不对。这不是因为光。是神说的buff吗。

微眯着眼看向床边枕着胳膊的女子,金想抬起手。

“唔。。”胳膊好疼。不适期吗

秋听到声响动了动,坐起来睁开眼看向金,原本因为被弄醒而有些发蒙的脑袋瞬间清醒“金?!金你醒了?!等一下,姐姐去叫医。医生!”女子很明显的哽咽让金一愣。应该是放下心了吧。。金这样想着

。。。。。。。。。。

“嗯,病人除了眼睛其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什么意思?”“嗯。大概是车祸时撞到脑袋引起的眼睛状况,看东西不耽误就是在有光尤其是强光的地方要眯着眼了”“这样啊。”秋回过头看着床上闭着眼坐着的金。

节能灯打在少年身上,几个月的不接触光让原本皮肤白皙的少年更加白净,但节能灯却让少年显得苍白更显病态。

“金。”“姐姐怎么了?”“你以后看东西可能要眯着眼睛了。没问题吗?”“没有啦,只是眯着眼而已,没问题!”少年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我可是说过要保护姐姐这样的话的男子汉!”

看来是没问题了呢“嗯嗯,不过现在的你可不能保护姐姐呢,出了院就把自己身体锻炼好啊”秋笑着揉了揉金的头。“嗯!”金露出他标志性的笑脸。

金他为什么会精神失常呢。。。秋摸着金的头心里不禁疑惑

。。。。。。。。。

“唔,毕竟也是我想了好久才造出了这家人嘛,眼睛不好看了多可惜,而且。。。这些人的关系,也真是让我不无聊啊~”创世神看着数码形成的屏幕眯着眼心情愉悦的说

“是”在创世神身后身材高大白色大衣上点缀着黑色星星的代行天使执事式行礼

“嘛,总比你们这些神使有趣就对了!真期待这家伙接下来会干什么呢!嘿嘿嘿~”

“因为太懒了只造人不处理命运书,没想到这些人的命运就被自动笔写到了一起。嘛!管它呢!好不容易有这么有趣的获胜者怎么可能放过”
“唉话说,他说的他们到底是几个啊,我数了数起码有10来个了啊,嗯嘛不想了。反正最后他都会『救赎』的”

金并不知道创世神给他挖了个世纪巨坑

神:才没有!

——————————

【all金】记一个魂穿梗

起因是几天前上课偏头痛+神游想出来的。现在才想起来
因为自己写的话只能把内容再描述清楚,语言一看就是幼儿园水平
所以如果有想写出来发粗来并艾特我的小可爱大佬,那我真是炫飞爆炸灿烂辉煌重力旋转升天跳崖疯狂赞美了

咳不多废话梗概这就嗦

大赛还是大赛,赢得是金。然后就和大多写的一样,大赛死了的人会移魂到现代
只是加了个设定
大赛中因什么而死的,到了现代后身体会有一些关于死因之类的损伤

先举下莱娜和姐妹花,莱娜是淘汰赛回收的,大概会有身体弱之类的情况。塑料花姐妹是互相残杀的。大概会是疤痕皮肤或易过敏体质
其他人死因暂不知就大佬自由发挥

大赛前几毕竟是大赛前几嘛,杀戮总会有的,那么损伤便是从小的心理问题之类的(这是要开车的节奏啊)

然后金赢了比赛嘛,奖励毕竟不能复活人,但可以有其他其他加成(就不让他救登格鲁哼!)
加成因为金执意想救朋友(啊好智障)创世神就给了他被动『救赎』变成了个眯眯眼(啥东西hhh)金参加了大赛总会点体术啥的了吧。。。金魂穿现代有大赛全部记忆注意
为什么是眯眯眼啊,因为是个被动,遇到格瑞他们并且是特定时候能触发睁开眼这样,不是他们就不行所以就只能眯着嗯。

然后就其他人魂穿嘛,记忆是被动触发。(啊我sher好多)魂穿的身体保留原来身体主人的记忆嗯
金魂穿能不能有元力也请大佬自由发挥(捂头)

现代的故事也请自由发挥,我就是想看他们疯狂恩恩爱爱唧唧歪歪腻腻歪歪
人物背景不太偏正剧就好(我sher真多×2)(好像是在点梗啊求不打不喷)(蹲下捂头)
(是个需要太太们写个中篇的内容所以。对不起哇!我想吃眯眯眼金的粮,可我产的话真的太难吃了啊/哭/)

对于有一点点宗教信仰的人来说
有抑郁想自杀这样
真是叫人头大呢~(敲头)

说出那样观点的人真是厉害啊,怀着希望一脸神圣的样子说出了否定痛苦的人的话呢

【第五人格/鹿园】我想和你玩一辈子的捉迷藏(上)

前几天玩游戏终于遇到了那种捉三放一的小可爱,我要哭了,能捉三放一的都是小天使,真的!放四的不是人机就是佛系,要不然就是太宠人的小可爱了!
幼儿园文笔,巨ooc注意
人物的故事我没去认真看,只知道个大概,有些人物性格描绘的极其不好
7日情来源于1月在B站追的七大罪的班伊CP
故事会以分视角的形式出现,文体。文体是什么,能吃吗?哭唧唧X结局会是两情相悦,雷者请现在退出
园丁和森林守护者什么的,某种意义上不是很甜嘛!
鹿爹和厂长都是爸爸一样的感觉(怕不是忘了妹子玩的厂长永远在追我,当然我也拿园丁溜她哇咔咔)

1.


我叫艾玛·伍兹!


职业是一名园丁。


记忆中我不是最开始就是孤儿的,但关于父母的事却只能想出个零碎片段,记忆中父亲的怀抱很温暖。


到了合适的年纪从孤儿院出来谋生,虽然还未成年但能工作的年纪当然要出来了,又没人领我走。。。


在一个庄园工作,老板人很好,但因为事务繁忙,就让我住进来打理庄园了。


所以啦!修机器什么的怎么说我也必须要学会啊!不然晚上是想怎么样啦!


庄园四周是青山绿水森林之类的,但围墙是栅栏的那种。我并不担心庄园会进什么坏人。

2.


今天阳光很好,但最近,小动物们好像并不是很。。。怎么说呢。。很安心?


在花园附近发现一个男子,好像受了蛮重的伤。


我也不知道是我不好好锻炼还是因为什么,他真的好沉。。。。

3.


要说是因为重吗,第二天就醒了我也是很佩服的。


他告诉我他叫班恩-佩雷兹,是森林里的巡守,至于为什么受伤他不想说我也不问,他说等他伤好会自行离开。


4.


每天也不过就是打理庄园,定时去看看他,可能是一个人太久了,对他有些依赖?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毕竟认识不过几天,对方对我还是疏离吧。


5.


距离他伤完全好的日子不断逼近,现在走动也是没问题了,想起他说的话我有点失落,不想让他走,有点怨他身体健康方面真好。我可能是疯了。。


6.


“也差不多没事了,明早我就走,这些日子麻烦你了”。“没。没事。那。那个。我做了个工具,有点擅作主张了。。就。就是。看你当时那么重的伤,手里大概没武器之类的。。”


我承认,我怂了,是害怕,是不敢。谁会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人产生感情啊。。“啊,谢谢”随着一声轻笑,头顶微重,传来一股暖意。头发被揉了。


怎么办,好热,在线等,十万火急 。  。  。


7.


这天下午我们聊了很多,也约定了如果还能见面,一定要把他的朋友介绍给我认识。


隔天目送着他离开。


在那之后。我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告诉他我的感情。

过了好几年,我没有再见过他,我甚至觉得那是因为我太寂寞产生的幻觉空想,想象有个给我安全感的人在我身边。

我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信里说,如果赢了这场游戏,一切我想知道的都会给我答案,还有一些小惊喜。。。

1~7.


来到庄园,了解了游戏规则,好像可以翻一些前场游戏的参赛者们的日记,“监管者”还未露面,我对他有些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可怕。“幸运儿”先生不是很担心,毕竟可是说是幸运爆棚。想掐死他怎么办哈哈哈。真希望幸运之神也能眷顾眷顾我啊。。。嘛。游戏快开始了祝我好运吧~

周围很静,当我清醒过来出现在的是一座废弃的医院附近。对医院有些不知名的恐惧,我决定绕圈圈找找发电机。


啊,艾米丽小姐被砍了。


啊,克利切先生被抓了。。。啊幸运儿先生。。。这次幸运。没有眷顾他呢。。广播公布了他的失败我有些无措。那个时候我还在找电机,最后一台我怎么也找不到,地窖也是。游戏附加的buff一般的东西让我知道监管者在附近,心跳声逼近,我打算边跑边找地窖。


血压升高,心跳加速,眼睛有点花,当我以为前面是地窖时,只是一块板子。我有点头晕。腿部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好疼,走不动了。我转过身,看到了长得像鹿一样的。。人?


是的。。我。


放弃了挣扎。


腰部被系上了气球,这个游戏真是温柔啊哈哈。头部下垂导致的低血糖让我头更加的晕,睁眼的朦胧间看到鹿头略过了椅子,我有些疑惑,看他又绕了绕未修的电机,大概也只是想气人吧,我闭着眼睛不去看等着被送回庄园。


腹部有些松,我被放了下来,我有些没懂情况,追着监管者,他没有理我。缓了一会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我去修了电机,我在想他会不会等我修完再把我放到椅子上,我想的可真多哈哈。


电机修好了,我等了等他,跟在他后面,身体状况有些好转,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大门开了,我问他,为什么要放我走?他说。。。。你值得离开


记忆突然涌回大脑,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武器,熟悉的身影。


完了,有点想哭。。。身体比大脑先做出反应,我冲上去抱住了他,他有些僵硬,大概是被吓到了吧哈哈。。


抱的有些尴尬,正打算松开的时候他回抱了我。


哈哈。。我这次真的笑了,眼泪应该没被看到吧


我又问他,你不走吗?他说,他走不了,也不能走,这场游戏,就算平局吧。


我站了一会,转身跑走了。

TBC.


这能是个梗
(图为游戏截屏)
(反正同一个名字叫的人还特别多你也找不到被害人【误】)
(你们老公没绿,我要是可以我还能换成恋人)